中糧集團剛獲2016-2018年央企考核27名 卻被曝出員工勞動爭議糾紛而不認罰

2019-07-24 15:50

?更多資訊可登錄運營商財經網(telworld.com.cn),也可關注微信公眾號tel_world

運營商財經網 方悅/文

7月15日,國務院國資委通報表揚2016-2018年任期42家業績優秀企業和28家突出貢獻企業,其中中糧集團獲得業績優秀企業榮譽,排名第27。作為老牌央企,中糧集團在董事長呂軍的帶領下在夾縫中生存。如今又被曝出身陷員工勞動爭議,多事之秋卻不能獨善其身。


據運營商財經網了解,員工勞動糾紛本就是十分小的事情,如今鬧到對簿公堂,于人于己都不是件美聞。不過關于劉偉一事,是否存在隱情則不得而知,畢竟這么大的公司不應該缺區區幾萬元錢吧。

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劉偉與中糧集團有限公司勞動爭議一審民事判決書如下:

審理經過

原告劉偉與被告中糧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糧集團公司)勞動爭議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本案,并于訴訟中依法追加大連東和盛源進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和盛源公司)作為本案的共同被告參加訴訟,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劉偉及其委托代理人谷林樹、中糧集團公司之委托代理人薛康波到庭參加了訴訟。東和盛源公司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應訴,本案現已審理完畢。


原告訴求

劉偉訴稱:我于1994年調入中糧集團公司的子公司大連中糧進出口公司(以下簡稱大連中糧)任職,成為該公司正式員工,具有國家干部身份。1999年,中糧集團公司計財處與大連中糧商量后,將我調至中糧集團公司下屬的富鴻花園項目工程處工作。

就前述調動后我的用人單位是否已變更為中糧集團公司一事,我與中糧集團公司存在極大爭議,我于2007年曾為此申請勞動仲裁,2008年曾起訴。2002年3月,大連中糧不顧我的反對,強行將我調轉到中糧集團公司的另一子公司大連中糧富鴻花園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鴻花園物業公司),并且,未向我支付經濟補償。

此后,富鴻花園物業公司為我繳納了2002年2月至2003年9月的社保費,未再給我繳納2003年10月至該公司被注銷之日期間的社保費。2003年10月起,富鴻花園物業公司安排我待崗,此后直至該公司于2013年被注銷之日止,未再給我安排新的工作,也未依規定向我支付生活費。


2013年,富鴻花園物業公司根據中糧集團公司決定,提前解散并注銷。富鴻花園物業公司未依法繳納社保費給我造成的損失、以及該公司應向我支付的生活費和經濟補償金等事項,并未依法進行清算,我也從未收到過任何申報債權通知或清算通知。

此外,富鴻花園物業公司申請注銷過程中,中糧集團公司曾承諾承擔該公司注銷前、后一切債權債務。2014年5月,我到中糧集團公司上訪過程中,才偶然從中糧集團公司處得知富鴻花園物業公司已被注銷,經向我戶口所在地的街道辦事處以及大連市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查詢(最新一次查詢日期為2014年12月10日),被查詢機關均表示從未收到過我的人事檔案,至今中糧集團公司也未能交代我的人事檔案的去向。

鑒于上述,我認為,中糧集團公司作為清算主體,在富鴻花園物業公司被注銷前,并未依法對我實施清算,致使我的合法權益受損。故我訴至法院要求:

1、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對其被注銷的子公司富鴻花園物業公司未為我繳納的2003年10月至富鴻花園物業公司被注銷之日期間的社保費,予以補繳,如不能補繳,應賠償由此給我造成的經濟損失;

2、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共同賠償富鴻花園物業公司應向我支付的生活費63247元;

3、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共同賠償富鴻花園物業公司應向我支付的經濟補償金20330元;

4、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共同對富鴻花園物業公司丟失我的人事檔案一事,書面道歉、補辦檔案、賠償我經濟損失80萬元和精神損失費5萬元。


被告答辯

中糧集團公司辯稱:1、劉偉訴我公司的四項訴訟請求不屬于勞動爭議受案范圍。劉偉與我公司沒有勞動關系;

2、劉偉起訴要求我公司承擔大連中糧相關的債權債務等沒有事實法律依據,我公司作為股東之一,依法對大連中糧進行清算,并且履行了相關的告知義務,劉偉訴我公司依法承擔清算不當所造成的損失沒有事實法律依據;

3、劉偉起訴我公司的訴訟請求超過了訴訟時效。2003年10月,劉偉從大連中糧離職,根據當時勞動法的規定應當在60日內向勞動仲裁部門依法提出勞動仲裁,但劉偉一直未向相關的行政和司法部門提出任何請求,上述訴訟請求均超過了訴訟時效;

4、我公司對大連中糧決定進行清算的日期是2013年,在清算時劉偉與大連中糧的勞動關系已經解除,依據是劉偉與大連中糧長期兩不找。訴訟請求中涉及的補繳社保不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不應當被支持,關于精神損害賠償,本案不屬于人身損害的范圍,不應該被支持。

東和盛源公司未到庭,亦未提交書面的答辯意見。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

東和盛源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出庭應訴,視為其放棄了答辯和質證的權利。本院可依據查明的事實,依法缺席判決。

關于丟失檔案一節,劉偉提交了中糧集團公司于2008年6月份提交給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的證據目錄、證明及東城區人民法院判決書,根據以上證據可以看出,2008年劉偉的檔案仍在富鴻花園物業公司。


中糧集團公司與大連中糧系富鴻花園物業公司股東,2013年2月為富鴻花園物業公司辦理注銷手續。同年,大連中糧掛牌交易,改制為東和盛源公司,債權債務亦由改制后的東和盛源公司承擔。現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均無法說明劉偉檔案的去向。

鑒于富鴻花園物業公司已注銷,其債務應由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負擔。故,中糧集團公司及東和盛源公司應當對由此給劉偉造成的合理損失承擔賠償責任,具體數額本院根據案件具體情況予以酌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規定:“勞動爭議申請仲裁的時效期間為一年。仲裁時效期間從當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權利被侵害之日起計算。”2007年10月,劉偉至北京市東城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訴,仲裁時效中斷。2008年12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二中民終字第13866號民事判決書。

自此劉偉應當知道其權利受到侵害且其訴訟主體錯誤,但其時至2014年10月13日才再次申請仲裁,已超過了一年的仲裁時效,故其要求中糧集團公司賠償富鴻花園物業公司應向其支付的經濟補償金及生活費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劉偉要求中糧集團公司補繳社保、就丟失其人事檔案一事書面道歉、賠償精神損失的請求不屬于人民法院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受案范圍,本院不予審處。

劉偉系城鎮戶口,故其要求賠償因不能補繳社會保險給其造成經濟損失的請求,于法無據,本院亦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判決結果

一、被告中糧集團有限公司、被告大連東和盛源進出口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原告劉偉因檔案丟失的經濟損失六萬元;

二、駁回原告劉偉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0元,由原告劉偉負擔五元(已交納),被告中糧集團有限公司、被告大連東和盛源進出口有限公司負擔5元(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書,并按對方當事人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運營商財經網的記者認為,雖然中糧集團已經連續26年入圍財富世界500強,但應當戒驕戒躁,成功的每一步都需要穩扎穩打,因為區區6萬元錢,損害公司名譽,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運營商財經網(官方微信公眾號tel_world)—— 主流財經媒體,一家全面覆蓋科技、金融、證券、汽車、房產、食品、醫藥及其他各種消費品報道的原創資訊網站。

(責任編輯:方悅)

0
分享至:
網友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0條評論
全部評論
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