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聯通云數據有限公司副總李浩宇運營商世界網CEO康釗

2017-03-14 17:23

專訪李浩宇、康釗

233333.jpg

記者:我先問問李總關于云的問題,包括現在IDC比較權威的機構,康釗品牌作為一個新型的機構,他們對國內云廠商的排名看的不是特別清楚,國內現在還處于三國初期,對未來幾年云計算國際市場格局排名您怎么看的?

李浩宇:你說的這個我們一直在跟進這些報告,因為從去年我們一直推進GartnerGartner畢竟是國際化的一個咨詢機構

有一個模擬象限,把IBM、Google這些云包括數據中心的發展,每年會出一系列的報告,剛才路上的時候我們合作伙伴也在約我,本周五會有一個發布會,他在國內對于IDC云計算市場的一些觀點,我們的市場空間很大,相對于國際市場來講,國內市場的爆發也很快。

所以說也吸引到他們的眼球,我們最早其實在前年的時候,應該是在2013年的時候,我們了解IDC的報告,對國內的市場已經有了一個分析,當時出的報告是上半年的一個云計算市場報告,因為我們是2012年發布的聯通沃云,阿里云是第一,中國聯通的沃云和天翼云是第二、第三,其他的都是互聯網廠家,我們也看到隨著云計算市場清洗,整個在國內云計算這個市場已經開創了,個人認為原來云計算市場,其實運營商并不占優勢

原來沒有提云計算的時候它是一個IT市場,這個IT市場就是大量信息化的采購,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是分層的,比如說都是自建的模式,我去買硬件、招標我選戴爾的還是華三、華為還是曙光浪潮的服務器,買完之后這些資產都是政府或者企業自己的,因為他要做一個信息中心的話,他還需要網絡,網絡是我們的市場,他先去招專線電路,數據中心有可能自建或者租用。

333.jpg

但隨著云計算服務的提升,國際化的云計算的發展,美國的采購的FBI,各級政府包括國外的政府,德國、韓國都開始采購云服務了,國內也開始,所以李克強總理在2013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來要鼓勵政府采購服務

所以大量的政府機構在2013年的時候都把原來的IT公司轉化成采購服務了,一轉化成服務之后,我們就感覺到整個市場就完全對我們運營商開放了。

其實我們運營商有云之后,我就可以來承接專線電路以外的整個計算市場,服務器市場

服務器市場不再買硬件了,它是輕資產買服務了,從自己的自建轉化成共建共享的模式,所以說這個市場對于我們一開放之后,我們也看到市場非常大。

同時發現華為華三以及硬件廠家也看到了市場,我們跟華為交流過,他感覺到他們的服務器、份額會快速下降,因為阿里做云之后,很多原來買他們服務器的這些客戶都去買阿里云了,買AWS了。

AWS進中國對硬件廠商沖擊很大,所以硬件廠商浪潮、華為、華三都開始做云,但是他們的云跟運營商是有差距的,我們有云也有網,網是我們的優勢,因為如果只有云沒有網的話,還是一個孤島式的一個平臺。

只能滿足它現有的一個自己獨立業務的成本,還達不到共享的狀態,有了運營商云的話,以云+網的模式,又可以把公有云私有云通過網的特點聯結在一起。

云的特點就是可以擴展,比如12306,最開始買阿里云的時候,一到春運高峰期癱了,計算能力可以擴很多,但是網擴不了,一有瓶頸,大的并發訪問量就會使他癱掉。

阿里云還是靠運營商提供網絡機房支持,我們快速拓展帶寬之后可以實現網絡的彈性市場。

所以說我們云端市場,除了阿里、百度這些技術輸出型的互聯網公司,原來自己做電商的也有很強的計算能力,包括京東開始輸出數據服務。

互聯網的陣營做云是一塊陣營,但他們的特點是技術領先,是屬于自主研發的技術進行輸出,因為面向整個阿里,面向整個天貓還有淘寶,大量并發的計算能力進行打包出它的產品之后,可以把它原來采購我們的一些運營商的帶寬以及機房能力閑置的時候賣出去,租出去提升它的價值。

所以說互聯網就可以以阿里為代表,包括百度、騰訊,他們做了多年的打造,可以滿足各行各業,比如說電商游戲是它的強項。

然后就是硬件這一塊,剛才提到的華為、華三、浪潮、曙光,他們也做云,因為不做不行了,如果他們不做云,這些互聯網公司一做云,覺得去買戴爾的服務器很貴,一個服務器可能5萬、3萬,但是自己通過定制化可以有效降低成本,因為云必須降低成本,假如阿里云不降低成本,它沒法跟AWS競爭,它的成本一降低,華為的服務器采購量下降了

阿里買華為的服務器采購量下降了,所以華為也要做云,華為不做云,它的服務器也會受到打壓,浪潮、華為都看到這一點,這是硬件陣營,因為它有網絡設備,是通過服務器的驅動。

因為云還要買服務器進行虛擬化,它有它的硬件優勢,硬件優勢有它的計算能力,這是它的優勢,它做云不管是開源還是自主的。

還有一個就是集成商,原來某一個政府要做云,買服務器和軟件得招一個集成公司,比如說太極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廠家,我們運營商也有一些公司,它做云會把政府、企業硬軟件集成在一起,但這些公司現在也開始做云了,如果它不做云,互聯網公司就會被其他廠家搶走,這是第三個是集成公司的陣營。

最主要是運營商的陣營,這個陣營就是以聯通、天翼、移動為代表的,我們中國聯通早在2008年就做了我們的云計算的一個研究,當時是做了業務儲備,2012年的時候確定了聯通的技術演進路徑。

我們看到阿里飛天系統是自主研發的,通過整個技術進行自研的,通過開源進行自研的飛天系統,相對于更開源的是有差異的。

我們當時在看到底走哪一條路線,結果事實證明現在這個路線是非常正確的。

現在openstack是主流了。當時整個市場有美國商業化的軟件,還有其他的一些路線等等都不一樣,我們運營商為什么要打造自己自研的路線呢,我們也看到因為云計算很重要的一個就是安全可靠。

天天被黑客攻擊會有很大的風險,如果不是自主知識產權而是用美國的科技,美國的產品可能在政府信息化建設方面不會買你的單,它有等級保護要求。

我們也看到清晰的市場定位,比如說阿里面對的是互聯網電商客戶以及一些行業企業,但是我們運營商面臨To B,主要大客戶是國企。

聯通的品牌政府還是很認可的,前幾年我們做的保定的項目,保定市長就提到聯通是國企,我們信任聯通。中國的運營商還有社會責任,我們的品牌認知度很高,我們堅持搞開源路線搞自主研發,自己要有自主知識產權,這樣才能跟客戶進行深度定制化。

比如說我們某一個客戶,如果說他要做云,他可能開始用的很少,但是他必須買一個大的別人才賣給他,這樣一來很大一部分會閑置,閑置就會浪費,做云一定要為客戶降低成本,為客戶提升價值。

我們用openstack這種自主研發的模式給客戶做定制化,用多少給你定制,可能你用的功能不一樣,我們會有差異化,比如給保定政府、河北公信廳,環保廳的東西都不一樣,我們給內蒙環保廳做的環保云,因為它需要超強的計算能力,政府的行政審批包括一些對外的互聯網發布,我給他做的就是私有云的一個發布。

但是我要給他做整個政府信息,政府公開還有政府內部信息的共享,但是很安全。我們認為三分建設七分運維,其實就是七分工作和安全,云交互很容易,但是真正后續出了問題了,就是政治事件。

云的安全性也是我們運營商最關注的,我們給大企業提供一種不安全的云的話,整個服務品質和服務質量就會達不到客戶的要求。

所以我們認為運營商有這樣一個責任,同時有這樣一個實力,由我們聯通做自主研發,把自主安全可控的整個源代碼都變成我們自己的,可以給客戶提供定制化、降本、增效的服務,同時把我們的網絡資源、帶寬資源、專業資源進行匹配,我們叫云管端,有云了才有網絡。

同時落腳到手機終端上,一些城管還有交警需要拿一個iPad現場執法,這些都是跟云相關的

所以我們運營商有這樣一個優勢,相對于互聯網陣營,硬件廠商陣營他們有自己的產品,技術領先沒有用,他們缺一張網,他們做云的時候需要找運營商,還要租我的網絡和機房。

未來運營商的分支可能在云計算市場上,尤其在國內,我認為應該是一枝獨秀的。我們看到傳統的IT投資現在基本上全部轉化到了采購服務,傳統IT投資里最大的份額是以政府和大企業為主的。

政府智慧城市建設的投資,尤其未來還有物聯網的發展,對整個云計算需求是非常旺盛的,也是云網一體化全套的方案,占領整個中國云計算市場巨大的優勢,未來包括阿里云有它的優勢,運營商肯定會在整個市場份額中至少占50%以上的一個份額,這是我個人對你剛才提到問題的觀點。

記者:50%以上的份額到哪一年就能實現?

李浩宇:我估計可能今年就有可能實現,因為現在來講,我們現在很關注這些政務云的。

康釗:這次廈門投標,騰訊云是一分錢報價,標底是495萬,所有其他廠商全部都是200多萬,300多萬,但是騰訊是一分錢。一個民營互聯網企業為什么是一分錢的投標,這里面引發的故事很多,思考的也很多,是不是財大氣粗,是不是跑馬圈地都可以去分析它的動機。這個事在云市場招標中引起的反響非常大,你們有興趣可以關注一下。

44444.jpg

李浩宇:為什么騰訊、阿里都要搶廈門政府,其實廈門政府之前有大量政務云,去年我們中標了青海政務云,今年中標了遼寧政務云,都看到了互聯網公司的身影。

這個競爭原來只有運營商三家競爭,我們現在直接跟華為、阿里等互聯網公司競爭,我們看到他們非常看重政務市場,一個是省級政務云市場,還有一個地市級政務云市場。就憑現在整個對政務云市場規模測算來看,國內的云計算市場政務云應該會占50%以上的市場份額,因為大量的IT投資都是政府。

記者:我覺得云盤對很多用戶來說是2016年動蕩的一年,我認識很多有幾十G的數據,他不斷的調,甚至說后來出現一個云計算的倒退,很多塊幾十T的硬盤,并不是私有云.

因為有些產品沒有出來,可能就是存儲設備,等于換成單機的存儲設備。云盤可能更長遠一點,或者以后可能是合理的價格,因為這個大家可能愿意付費,這一塊能不能稍微延伸一點點?

李浩宇:云盤特別有意思,我們聯通做云盤基本上從2013年開始,當時看到有360云盤,阿里也有云盤等等,很多廠家都開始搞云盤,云盤看還是一個燒錢的產品,它需要大量的存儲,我們都在用蘋果,還有iCloud,iCloud是1:3的,我們也在做這個事,但是需要大量的投資,投大量的存儲,大量的設備,存儲設備是很大的。

我們聯通在2013年推出來之后,發現整個市場云盤,包括電信移動都有,電信叫天翼云,我們叫未來云盤,看到大家都開始免費贈送。

因為整個互聯網的業務和我們傳統的云不一樣,一個云先收費的話,有可能用戶就不用你,因為互聯網的模式基本上以免費模式為驅動進入市場,尤其是國內。快速拓展用戶之后才能產生價值,這個價值一個是你的增值服務。

另外,比如說我原來跟百度聊過,他們現在云盤還是免費的,現在用途就很大,比如說我是一個飲食愛好者,我喜歡美食,那我可能傳大量的美食照片上去,他們做大數據的分析,給它積累數據推送一些飯館的廣告等等,他會抓住個人的喜好,比如說你喜歡旅游,他會根據你的后臺的這些照片給里提供畫像,然后作為它的一個提升云盤價值,再去跟后向一些客戶提供一些精準營銷的服務,我覺得這個可能是一部分。

所以說云盤很重要的。

原來免費模式,360做的還是不錯的,我之前跟360的一個高端在溝通,當時他來創業,但是現在云盤由于不斷的在砸錢,為了在國內未來的IPO,把這個業務停掉了。

停掉之后產生大量的反響,用戶說你不能停我的服務,原來你說免費,結果大量的個人照片都在上面,一停怎么辦,一說要停服務,大量的客戶開始轉移照片,往百度云包括聯通云在轉。

現在我看到了商機,未來的云盤會成為一個新的互聯網入口,因為云盤的需求是每個人的剛需,手機是不夠的,一個手機最大的128G,256G,隨著現在拍照的形成,已經成為每一個人拿手機無處不在的拍照,總有一天你發現手機突然滿了,你舍不得刪就得再實時向云端傳送,所以說我們認為云盤已經成為一個個人用戶的剛需。

我們聯通也是把云盤作為戰略產品進行投資,它和我們的手機是捆綁的。每個人用云盤肯定有一個手機號,這樣方便登陸上傳,也會用4G或者5G和3G的網絡,不可能說每次出去旅游了要找WiFi,又沒有找到的話,用4G心疼自己的流量,運營商的差異化一個是存儲空間大,另外可以節省流量,用運營商的流量就可以免費傳送。

反過來看這些互聯網公司,唯一剩下的就是百度還在堅挺的做百度云盤,但到底還能做多久?

說實話我也看到很多互聯網公司都已經撤出云盤這個行業了,轉向企業云收費了。

免費云盤還能有多久不好說,但是我們運營商由于有流量的優勢,有3G、4G網絡還有我們的終端優勢,就可以把這個云盤作為我們整個套餐里的一部分,然后通過免費的方式給客戶提供,同時通過一些流量的服務,還有后向增值避稅、網絡沖印等等及時捆綁,來逐步的產生增值服務。

云盤這個業務未來也是會有一兩家留下來,但是我覺得運營商,像聯通電信移動,我們的云盤還是比較可靠的。

另外還有一個我們資源優勢太強了,剛才我說的硬件是存儲,還有一個租機房、帶寬,機房帶寬對我們來講都是看家本領,基本上成本我可以把它邊際化,這個我們自己核算就可以了,但是這個服務器我們只剩一塊,就是加存儲。

但是對于互聯網公司這三大塊,反而機架的租賃和帶寬是最重要的,為什么現在互聯網公司慢慢開始撤了,未來有可能云盤應該是運營商的。

一個在移動市場,一個在APP市場

記者:剛剛您說到針對用戶喜好推送廣告之后會成為一個入口,我有一個問題,這里面是不是有一個安全性問題的考量?比如說我上傳我自拍修的非常過火,他推送的是修圖APP的推送,這樣就是隱私的隱患,咱們有沒有考量?

李浩宇:作為云盤肯定會有大數據的一些分析,比如說現在我們聯通也在做大數據,就是你的一些電話、通訊其實都在我的后臺都有記錄,這些我們都會脫敏處理,現在我們做了大量的大數據的業務給銀行征信業務,給鐵路總公司也有一些相關的、需要運營商數據來分析手機端的用戶到底喜好哪一些?或者它的信用程度等等,這些數據我們都進行脫敏處理。

云盤這一塊我們現在來做用戶隱私是保護的,我是做云盤的,但是每個用戶的照片我是加密的,加密之后我們會根據你的一些對外公開展示的照片來分析你的行為,但是我們做脫敏處理之后會轉化成一個能夠應用的大數據的資源,來去推動后端的一些比如說電商等等,他來給你提供更好的服務。

比如說瀏覽了一塊手表,你發現整個屏幕下面每天都有手表,所以說云盤這個業務也有類似的,但是他會很注重保護用戶隱私和信息安全。

還有一個就是一說到安全再有延伸什么的,其實為什么有一些國產公司做云盤做不下去了,百度之前出現這樣的情況,很多非法的信息會傳到云盤上進行分享,這也是中央網信辦和網監部門管控的。

但是我們運營商有一個好處,百度還是騰訊所有主次ID、QQ號,根本找不到真正的人,我們運營商云盤是實名制,我們上來之后就會給你一個告知,因為我們運營商云盤是手機號注冊實名制的,拿你的身份證照片,電話號碼我都能找到你。你就不敢往上傳非法信息了。

云盤我們能堅持下來,整個網安系統還有工信部對我們定期有檢查,我們有這個信息,因為我們看到我們用戶還是比較守規矩的,如果傳了非法信息直接定位就會把這個人抓到了,不會像互聯網公司那樣,所以這個安全性會更高,也是凈化整個網絡環境,我們也是做到這樣一個角色。

記者:我這邊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您剛開始在這次會上,您做了一個2017年預測,其中我注意到您對三星手機在新的一年,還是相對比較樂觀的,三星手機去年爆炸事件,現在掌門人在韓國涉及到政治風波的影響。

康釗:我個人對于三星手機的預測和看法,首先就是三星手機對中國的市場滑坡的重視程度以及分析能力,就是在大大提高了。也就是說當時它不清楚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在中國不行了,他真是很稀里糊涂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三星引入了一些人才,包括我們中國移動的終端公司的副總經理唐總,對中國手機市場他非常了解,引入這些人才之后,對于三星的本土化就有好處,這是一。

第二,三星過去為什么會大量下滑,它很大程度上一個是渠道,第二個就是性價比都不夠。比如說性價比來說,三星手機以前同樣一個簽約機,咱們同樣一部簽約機,三星手機還是賣的價格非常高,三星價格高很多,今年三星會專門出針對中國的市場的性價比比較高的手機。

根據我的了解,它打造這樣性價比比較高的產品,不是說它的性價比比較高,而是比以往大有進步,加上它的品牌很有競爭力。

還有一個渠道,三星手機在前兩年的渠道流失的比較厲害,渠道跟產品銷量有關系,產品銷量越快渠道就越快,產品有競爭里渠道又回來了,渠道是逐利的。當產品有競爭力渠道一定會回來的,而且三星非常清晰的認識到渠道的問題,就是一二線城市比較強,到了三四五線城市以前是很強的,但是前兩年變得被OPPO和vivo侵掉了。

什么叫渠道壟斷企業,渠道壟斷企業是哪幾家你應該知道,不準渠道商賣別人的品牌,他們都是這么著,舉個例子,比如說一個消費者來這兒買,看到OPPO的,OPPO的店員肯定使勁推薦我OPPO,你明明表示不要OPPO的時候,他就只推薦vivo,vivo和OPPO是一個老板,但他絕對不會推薦華為的,也不會推薦三星的。

一個產品要做好有三個因素:產品、渠道、價格。

把這三個做好之后基本上就差不多了,這就是我認為今年他會重新做好,三星產品本身沒有問題的,產品做的很好,主要就是一個價格,高端產品不用擔心,三星高端產品沒有問題的,價格多高都沒事,S8和Note8都不會有問題,關鍵是其他產品價格,高端產品賣的量有限。

兩款高端產品賣的量再高也比不過蘋果,三星以往在中國長期銷量第一名,諾基亞之后就是三星在中國銷量第一名,它靠的絕不僅僅靠高端產品,而是靠大量的各種甚至有幾百塊錢的手機都有。

包括運營商定制市場,定制機市場對三星影響也很大,三星以前在運營商定制市場以前也是第一名,在電信CDMA手機市場,它一家就可以占大40%到50%市場份額,但是因為現在運營商定制機銷量大量減少對三星也是影響,運營商定制市場今年又大量的提升份額對三星也是一個機會,運營商跟三星的關系非常好,運營商是很認三星的。

所以今年三星我認為很有機會,關鍵是看他們操盤最后的結果,我也不能說死。

記者:這一次數據報告大部分手機品牌還是比較大眾的,還有這幾年出現一些小眾品牌,而且質量也不錯,比如說像錘子等等進來,你看這些小眾品牌在未來的出路應該是什么?

康釗:我們的研究報告中沒有列入他們,監測很困難,我們的報告數據全是運營商有1億多用戶檢測量,所有的手機只要是重要的品牌,重要的入網的,運營商網的每一個用戶有什么手機全部都能檢測到,山寨機檢測不了,因為山寨機沒有入網,沒有品牌。

你說的那幾個小眾品牌我們監測很困難,它在每一個省的用量很小,存量太小,份額零點零零幾,如果把這個份額百分之零點零幾的份額放在報告里面,你根本就看不見,就是一根線,我沒有辦法把這樣一些品牌放進去。

有一些品牌我實在沒有辦法才放進去,像TCL這種,因為它整個企業太大了,它的整個集團太大了,我沒有辦法,其實它的量也非常小,但是它的品牌很大。

有一些銷量又小,占網數據又小,品牌又弱,我就沒有辦法,所以我認為小眾品牌永遠做不大的,做手機投入非常大。我也告訴你一款機器5000萬,一款機型沒有幾千萬,不要說別的,就說存貨,你一臺手機怎么也生產幾萬臺,5萬臺加上研發、人工費用、渠道費用,一款手機就5000萬,兩款機型就是1億,所以沒有錢,我認為做手機最后就做成山寨機。

小眾品牌他們都是試水的,有些公司給錢不夠,給錢多他們就不會這么做,有些品牌錘子就幾億,幾億來做手機,你覺得怎么辦?我覺得不好做。舉個例子,連渠道都鋪不到,我們做一個手機每個省,甚至每個地市都是有人的,沒有地市沒有人怎么做?怎么想地市渠道商鋪貨,小眾品牌大多用互聯網渠道做,因為互聯網渠道不用鋪人。我的上面寫的互聯網渠道銷量大幅度下滑,而且還會下滑,中國消費者結構才改,中國消費者買低端手機的人越來越少,幾百塊錢的手機有一定量,過去中國千元機消費者占80%,現在中國用戶有錢了,他不要買千元機了,他嫌那個丟人。

當你的收入提高的時候,你不再是學生的時候,你就不想用這個東西了。當你不想用千元機的時候,你是不是要兩千塊錢以上的。

為什么OPPO和vivo能做的很好?因為它個性化,拿出去長臉。華為也是這個套路,價格越賣越高,而且還會越來越高。

3年前說中國國產手機有一部手機賣3000塊簡直很難找,那賣不動。現在國產手機賣三千塊錢量很大,這就是中國消費者結構在改。

因為我們中國消費者收入在提高,審美觀在提高,對于個性化的需求在提高。包括90后、00后對手機的接受度不一樣,不再以有一部手機為基本條件,手機也是需要個性化,小眾品牌我勸他們早一點收場,也就是茍且活著,或者是被等待收購而已,有一個品牌傳了半年被別人收購,我認為是別人不想收它了,沒有價值。

那個企業還有幾個人呆著我都不知道,就你剛才提的幾個品牌其中之一。

記者:你覺得TCL和海信算小眾品牌嗎?

康釗:TCL在國內是小眾品牌,在國際是大品牌,TCL在國際上銷量非常大,TCL在品牌宣傳始終是講國際銷量,全球銷量幾千萬部,在全球中都能排的上很前的位置,它的銷量全世界都能排前十名,但是在中國肯定是小眾品牌。坦白來講,我也在跟TCL談合作,其實就是把它引入營銷渠道市場,這是我們世界網在考慮做的一件事。

還有一個是海信,海信肯定是一個小眾品牌,以前海信還是可以的,在三四年前海信曾經一度量能達到近一千萬部的銷量,那時候銷量并不小。

包括在2008年之前海信在中國國產手機中還是有地位的,可以說是第二陣營。當時第一陣營是中興他們量比較大,但是我覺得這兩年海信手機下滑非常厲害的,還有一個它的品牌知名度下滑還是很厲害,現在海信還是靠傳統幾個市場,他跟山東運營商關系特別好,而且品牌方面也見不到實際聲音,它叫海信通信實際上我認為也就是這么活著吧。坦白來講就是活著而已。

記者:您覺得中國還有多少年千元機就會徹底消失

康釗:不會徹底消失,百立豐的市場現在就很好,百立豐去年銷量2000萬部,中國永遠有低端市場,低端市場在農村,還有年齡大的農民工。

你要說洗腳那個他都不會用幾百塊錢的,餐館服務員都不一定要用,年輕人不愿意用,農民工也不是一個低端市場,而是年齡大的農民工,所以千元機不會退出市場,而且它的銷量市場不會太小,現在已經降到40%多,慢慢在降。最終保有量20%到30%,百元機還有幾百塊錢的,今天講全部是4G市場,還有2G手機市場,2G手機市場還有很多在生產,賣給非洲、印度。

記者:您剛才說現在公開渠道市場已經被OPPO和vivo壟斷了。

康釗:還有華為、金立。

記者:您說金立不靠公開市場。

康釗:不是不靠,大量文章說金立靠公開市場,那真的不是。金立高管自己都說,一半以上是靠運營商市場,但是他不會這樣說的,中國傳播的主流是以公開市場為榮,前幾年以電商渠道為榮,所以說中國手機市場也是什么時髦說什么。實際上他真實的不一定講。

記者:傳統的品牌也開始回歸發展公開市場。

康釗:花了很多錢,就是沒有真正進去。公開渠道市場我認為不是他們的方向,兩個禮拜之前聯想集團總裁喬健找我們幾個人跟她聊了兩個多小時,我跟她講的很清楚,你不要學別人,學別人一定把你帶到溝里去。周鴻祎小米把他帶到溝里去了,做電商渠道360被帶到溝里去了,聯想不能做公開渠道市場,一定會被帶到溝里去了。

你的基因是什么還做什么,聯想基因是什么?聯想做手機曾經是中國銷量第一,它的基因還是運營商定制機,我認為它重要的還是回到這一點,運營商定制。

今年運營商定制市場會大量的增加,最近來的兩個高端都是來自于運營商,中國電信原來的終端公司馬總,如果聯想不用好這樣的人,花錢買過來做擺設就完蛋了,我認為如果聯想手機用好了這些人,聯想手機絕對能起來。

0
分享至:
文章關鍵詞: 李浩宇 康釗
網友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0條評論
全部評論
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